您的位置:
老婆的三姨
广告
杨立结婚的时候已经34岁,老婆比他小了8岁。
女孩结婚时26岁,这个事情很平常的,但是杨立他老婆的母亲,结婚时却只有17岁,到生他老婆的时候也还不到20岁。好在这个丈母娘的年纪有多大,跟杨立的故事没有什麽直接关係,女儿嫁出去了,这个丈母娘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这个女婿,因为,杨立在一夕之间多了四个妹妹外加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弟弟,那些都是丈母娘的工作。

结婚以后,杨立有了机会和老婆走她的亲戚,其中他们最常去的是“三姨妈”家。
丈母娘家就是姐妹三人,丈母娘是大姐,第二个姑娘嫁去了日本,第三个就是他们常去的三姨妈了,他们都昵称她“三姨”。
但是这三姐妹之间的年纪差别就大了。大姐和二姐差了6岁,二姐和三姐又差了5岁,这就是说,杨立结婚的时候,丈母娘是45岁,而三姨正好和新郎官同年,更有趣的是,二个人的生日就只差二天,是杨立晚生了二天,笑着要杨立叫姐姐是大家开玩笑时三姨自己说过的。

三姨有二个男孩,才先后的刚进的小学,而三姨丈在早几年前就带了个二奶,但是三姨拒绝离婚,三姨丈就干脆什麽都不要了,直接带着个二奶生活去了,反正有个工厂在手上,钞票依然会陆续的上手。
三姨也就只有这麽眼睁睁的看着老公走人,自己带着二个孩子生活着。

杨立结婚的第二年,老婆怀孕生了个娃。
老婆原来就喜欢往三姨家走动,生了娃以后走的就更勤了,因为三姨喜欢这个小不点,更有时间和条件来帮忙照顾这个小不点。
所以,杨立下班以后的晚餐,就有了更多的机会在三姨家享用,然后再带着老婆小孩开车回自己家,跟三姨之间的关係也就更加的熟悉。

三姨的生活条件倒是样样不缺,至少是在经济方面。
老公甩手不管了,那麽财务就都是她的,她也从不苛待自己和孩子们,养的还真是细皮白肉的。
三姨长的也不算差,稍稍的带了点儿丰满体态,只是拒绝离婚当然也就暂时不打算再婚,杨立也从没想过这个三姨有什麽特点的,虽然偶尔也会留意下三姨娇好的姿色,但也只是多看二眼而已。

这天要下班前,杨立接到了老婆的电话,是从三姨家打来的。
电话中老婆告诉杨立,她大学时的系主任要去当政府官了,联络了几个他的学生晚上聚会,要他早点去三姨家帮忙看顾小不点。

杨立没等到下班就决定请假早点出门去,因为他不想在下班时间塞在路上亁着急。
三姨一个人在家,正抱着小不点嘀嘀咕咕的逗弄着,二个小姨弟还没放学。
杨立二手抱在胸前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三姨就这样抱着小不点在杨立的面前来来去去的走动着,杨立突然的注意到了一直在他面前经过的那双小腿。
三姨穿着洋裙,膝盖以下的那双小腿直到脚的部位,在肤色丝袜的衬托下,原来还真是有吸力的,而洋裙裹覆下那大腿到臀部的漂亮曲线,杨立突然感觉自己反应剧烈,小弟弟已经起立向着曲线緻敬。
他赶忙起身去开冰箱看看。

五点刚过,门铃就叮叮当当的猛响,是二个姨弟下课回来了。

三姨一面过去开门一面呵斥他们:
“小弟弟在这裏,你们不会安静一点啊!”
大姨弟一面将书包丢在鞋柜前的地闆上,一面擡头瞄了一眼三姨,然后怪裏怪气的应着:“我看妳就像是他妈妈一样啰。”
三姨马上回了一句:“乱讲。”
杨立站在冰箱前,手裏拿了杯冰水,“孩子的妈……….”他的脑袋开始和他的小弟弟一样昂扬,他赶忙又灌了一大口冰水。

二兄弟放下了上学的装备后,就绕着他们妈妈挤上了小不点周围,虽然那不是他们兄弟要的机器人,可好歹也是个活生生的“查理王子”,一样是能玩的,不是捏捏他脚就是嘲笑他嘴裏没牙齿的,要不就是盯着电视裏的“哆啦A梦”,大叫着:“你看弟弟长的像不像”!

“我在抱小弟弟,晚饭没空烧啦,你们要去哪裏吃?”到了六点,三姨问他的二个活宝。
兄弟二个开始漫天要价似的讨论开,小的只会坚持麦当劳,要不就啃的鸡,大的是从希尔顿开始开价,最后兄弟俩达成协议:“必胜客”。
杨立开车,三姨抱着小不点坐在前座,二个宝贝姨弟就在后坐。

杨立开着车子,脑袋裏却还挂着“孩子的妈……”,眼睛则忙碌的在马路上和三姨洋裙下来回的扫描着。这不是三姨第一次坐在前座,但却是杨立第一次注意到洋裙下也有着一双美腿。
三姨显然也注意到了杨立的举动,她几次转头看着杨立似乎想说什麽,但终究还是没开口。

停好了车,二个小不点就先向着餐厅跑开了,三姨一手抱着小不点,另外一手还要拎个大包下车,包裏都是小不点的装备,杨立赶忙去了车子的另一边。
他没想到去帮忙拎包,反倒是想扶持三姨跨出车外。
三姨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说:“你就不会先帮忙拿一下包包啊?”
“噢~”杨立如梦初醒的回答着,心中还很懊恼,刚才就差那麽一点就瞄到了三姨二腿的中间通道了。
三姨下了车,没有马上就走而是等着杨立锁上车门。
杨立一手拎包,很自然的以另一手扶着三姨的腋窝就往前走,每次出门他都是这样扶着老婆的,三姨也很自然的就让杨立这样的在旁扶着并肩的走向了餐厅。
哎!孩子的妈………杨立一边走着脑袋裏还一边的挂念着。

三姨二手抱着小不点在胸前,洋装上衣因为小不点抱在前面而折起,让领口的空敞更加开阔,杨立在一旁正好一路的淩空扫描。
三姨胸罩下那绝对够大的二个大奶子,正形成一道深刻的乳沟,蕾丝胸罩被顶出了好大的空隙,空隙中明显的可以看见一环浅咖啡色的乳晕,还似乎都可以窥视到三姨的乳头。
三姨走着时,似乎是想将小不点在胸前的位置挪一下,这个动作却将领口的开敞突然倾向了一边,这也就让杨立能够完全的看见三姨的一个完整奶奶。
那个奶奶绝对比他老婆的要大一号,白白的,因为压挤而完全的拱起,乳晕前的乳头是深咖啡色的,圆圆的像颗龙眼似的正拱在那儿。
三姨就这麽动了一下,然后又回複正常。
但就这一眼,已经让杨立的脑袋飞上半天。那颗像粒龙眼的饱满乳头似乎在告示着:“三姨绝对知道他正在看着她的胸前美景”。

必胜客的比萨饼是给孩子的,杨立对它没多大的兴趣,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了三姨那个鼎立的奶头上;而三姨的心思则似乎都放在了小不点的身上,她忙着逗弄和呵护小不点,所以也没吃多少。

快七点锺的时候,老婆打电话来了,他们几个人都转移到了餐厅,但是还没开始吃饭,因为人还没到齐,问孩子可好?
然后老婆又说了,因为同学很久没聚了,所以吃了饭之后,他们要去KTV,征求老公同意。与其说是征求同意还不如说是通报,因为他们都已经决定好了。
杨立说不上是高兴或不高兴,因为他的脑袋还没离开三姨那挺立的大奶头。

从餐厅回到家之后,杨立的心思确实安静了好一会,因为他要帮忙照顾二个姨弟做家庭课业,三姨则忙着小不点的牛奶、换尿片和洗澡。
十点左右,杨立看着二个姨弟都太平的上了床睡觉后,关上了他们的房间门到客厅坐了下来。
电视节目没什麽吸引他的,频道一个个的换,最后还是将遥控器丢在了茶几上。他将二手环到头后面,仰起了头伸伸脖子,这才注意到三姨和小不点都不在客厅也听不见声音。于是他起身走向了客房,平常他老婆带着小不点来了都是在客房的。
客房没人,于是他又走向了主卧室,那是三姨的房间。
房门是开着的,房间灯开在半明的亮度,主卧室那张King size的大床铺上,小不点睡在枕头下的平坦床垫上,三姨则卧在小不点旁边,一手扶在小不点的脚上,另一手垫在头下,二腿捲曲的侧身躺在那儿。

杨立俏声的走到了床铺的另一边,仔细的看了三姨,三姨似乎是忙着小不点大半天之后,一面哄着小不点睡觉一面自己也睡着了,这个经验他老婆几乎是天天要示範的。

三姨那烫的微捲的头髮,衬托着脸的侧面,让他想到了洗发水广告上的那些美女,一面看着三姨熟睡的面容,一面看着她捲曲的身姿,轻微起伏的胸脯,让杨立的小弟弟立即又起立。
杨立又绕回到了床铺的这一边,然后轻缓的在床边坐了下来。

他坐的位置,就在三姨因为曲身而向床边拱的臀部旁,其实杨立就几乎是靠着臀部旁坐下来的。
因为是曲身侧睡,三姨的臀部就形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圆球形,在腰部的位置急速下沉,然后就是那个迷人的胸部。

三姨回到家后就脱去了洋装,因为帮小不点洗澡,就又换了件T裇和运动裤。现在T裇跟着她的侧身睡卧而都挂到了一边,胸罩也在T裇裏面成了吊饰,二个大奶奶完全的呈现,虽然都因为侧身而偏向一边,可这并不影响它的迷人。
宽松的运动裤遮住了三姨的臀部,但是不能完全的遮住大腿,从小腿直到那双迷人的小脚,只有小腿是因为二腿弯曲而留在床铺上,而脚踝和那双叫人诱惑的细腻小脚就都悬在床铺外了。

杨立举起了右手在眼前那浑圆的臀部上,迟疑了一下之后,他将手挪到了三姨身体的另一侧撑在了床上,然后轻身将自己弯在了三姨上面,将头伸到了三姨那坍塌的裤管口前,蓬松的裤管和大腿之间的空隙是个诱惑,杨立侧头向裤管裏面看进去。

裤管的底部,是白色蕾丝花边的三角裤,蕾丝压在大腿的肌肤上,然后就都没看头了。
杨立换了左手去撑着,然后用右手轻轻的拉直运动裤的裤管。
现在他可以看见的部分多了一些,是白色三角裤所覆盖的大腿根部,但是三姨的双腿弯曲,所以能看见的也只有这麽多了。

杨立放弃了对三姨身上裤管的注意,再度回身坐直了在三姨的身侧,二眼则直钉钉的盯着三姨那浑圆的臀部、美腿一直到小脚。
二腿并拢躺着的三姨,因为双腿弯曲,使得浑圆的臀部中间开始向腿根处收缩出一块明显的隆起,这一块隆起在运动裤下是那麽的明显。

杨立起身去了姨弟的房间,确定了二个姨弟都已经睡着,他轻轻的将门带上,又走回了主卧室并也将门关上。
三姨依然是那个姿势睡着,杨立就在三姨小脚的前面蹲了下来。
悬在床外的那双小脚,显然是经过三姨细心维护的,从脚跟处那细心呵护过的圆润都可以感觉到它的柔感。
杨立伸出了手,开始细心的柔抚着三姨的脚跟到脚趾,睡着的三姨并没有动静,杨立就又轻轻的将脚趾含进了嘴裏,这时,他感觉到脚趾在嘴裏动了一下,当杨立含着脚趾用舌头享受磨弄的快感时,已经坚硬的有些疼感的小弟弟,立即抗议的再次顶在裤裆上。
杨立站起了身脱掉了他的西装裤,将阴茎陶了出来,小弟弟的开口处正挂着一丝丝粘液,他用手扶着他的小弟弟在三姨的脚趾弯裏来回的轻抚着,将龟头上的粘液轻抹在脚趾弯上面,这时,三姨的脚趾也响应似的扭动了几下。

杨立挪身到了三姨浑圆的臀部旁,将小弟弟轻轻的触在了三姨臀部下,让龟头轻顶着那块隆丘。然后再伏身用左手撑着,用右手开始轻抚三姨的大奶奶。
大奶奶的触感真柔软,奶头平坦的贴在乳晕的中间。
杨立的脸就在三姨的前面,他甚至可以感触到三姨的呼气,三姨那灵巧挺立的鼻子和润红的嘴唇都在杨立的面前。

三姨似乎是真的睡熟了,对于杨立轻抚她的奶奶并没有什麽反应。
杨立开始轻捏乳头,已经硬挺的小弟弟也对着三姨臀部的隆丘断续的弹跳着。
三姨的乳头开始有点突起的反应了,它从平坦开始逐渐的鼎立圆满,杨立兴奋的也开始略微用力的揉撚着那个小圆球。

就在这时,三姨突然反身,叫了一声“啊”而同时惊醒!
在三姨睁眼的同时,杨立的脸也正面对着她。杨立没说话,直接的反应就是全身压在了三姨身上,他二手环报着三姨的头,将自己的嘴唇贴上了三姨的嘴。
杨立要去亲三姨,但三姨不但坚持不张嘴不给亲,反而不停的扭动头部,杨立也不放弃,就死命的抱着三姨的头,嘴就跟着三姨的脸移动,这就变成了杨立不停的在亲三姨的脸。
等三姨不扭动的时候,杨立擡起了脸,然后咬着三姨的耳朵说:“三姨,让我抱抱”。

“不行!”三姨的回答冷漠而且直截了当。
杨立不管三姨怎麽回答,依然继续的在三姨的耳朵上一面哈气一面叨念着:“三姨,让我抱抱。”
他的全身都没有閑着,三姨因为反身而变成并腿平躺的姿势,所以杨立的身体就完全的挪压到了三姨的身上,他二腿在三姨的大腿外侧压着,而硬挺挺的小弟弟就顶在了三姨二条大腿根的中间。
杨立一面嘴裏有一句没一句的叨念着,一面上下的运动着自己的屁股,让小弟弟就这样的在三姨的大腿根中间夹缝上下挫动。

三姨将脸转向另一边,嘴裏依然的说着“不行!”同时二手开始推杨立,杨立不管这个,反正是二手已经环抱了三姨的头,手指正在三姨的头髮中梳理着不放。

当三姨将脸转向另一侧时,杨立就将脸转向同侧,三姨再将脸转向这一边时,杨立的嘴就又立即跟了这边,间或的还不忘记轻咬三姨的耳垂兼舔二下的。二人就这样的扭着脸来去、还没忘记对口,一个说要抱抱一个说不行的。而杨立的屁股也没停下来过,当他的屁股在上下运动的同时,三姨也用力的扭动二腿,她不停的拱起二腿或扭曲,但小弟弟却同时感觉到了三姨的腿是越夹越紧,正因为工作难度增大,而且三姨二腿不停的扭动,小弟弟就不得不用力摩擦着三姨的阴阜,倒给了小弟弟更大的刺激感。

杨立的小弟弟虽然是在三姨的阴阜外磨擦,但是小弟弟是明白的正在磨什麽。这麽刺激的事,杨立没经验过,没几下他就缴械了。杨立在要缴械的那一瞬间,立刻用自己的右手扶正龟头用力的顶向三姨阴阜的中间,让龟头在阴阜的正面用立的抖动着,从阴茎深处涌出来的热浆,一阵阵的激涌向三姨的阴阜,阴茎的抖动似乎也正带动着阴阜的振动。
杨立的双手再次的用力环抱着三姨,脸也用力的贴在三姨的脸上。
当杨立用力的喘着气时,三姨的呼气也深沉了些,但是二眼紧闭的就像她的嘴唇一样。

好长的一段时间,杨立和三姨二人都没有动。
杨立擡起头开始欣赏着眼前三姨的脸庞,竟然发现三姨是这麽诱人。
他又开始了用舌头在三姨的脸上乱转,然后右手也挪到了三姨的胸前,探向了二团柔软而又有弹性的大奶奶,奶奶上的乳头,这时正也硬挺的很有扭捏的触感。
三姨阴阜处的运动裤,已经因为杨立的射精而一团粘糊,还存在的温热感让杨立的小弟弟又恢複到了昂头挺胸的地步。

“你可以了吗?让我起来。”三姨恨恨的说这句话时,依然是闭着眼睛的。
“姐姐,不要,我不起来,你还没有让我抱抱,我不起来。”杨立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起来,他不想去赌是否还有下次的机会,他决定要耍赖到底。

“你到底要怎样,裤子都给你搞成这样了。”
“我就是要抱抱。裤子怎样?”说着,杨立就腾出了右手挪到了三姨阴阜的地方,他用整个手掌包覆着阴阜揉撚。三姨阴阜处的饱满感觉,加上外部的一些湿粘和温热,更给了杨立刺激手感。
“怎麽会是湿的,裏面呢?”说着,杨立就缩回了手,转而伸向了运动裤的裏面。
三姨立刻用手抓主了杨立的右手,杨立干脆让自己沾满了粘乎乎精液的手,反过来抓主了三姨的手去摸自己的小弟弟,三姨在手一碰到杨立挺立的阴茎时,就立刻缩了回去,杨立就又再将手伸进运动裤裏,三姨则再次的去抓杨立的手。

就这样二人的手来回比划了几次,杨立一面比划一面不忘叨念着:“姐姐,让我抱抱。”
而不说话的时候,杨立的舌头就没离开过三姨的脸,从耳朵、鼻子、嘴唇直到脖子。
“姐,你好迷人,我好喜欢妳,姐,让我抱抱啦。”杨立没停过在三姨的耳朵旁叨念,带着他口中的热气,一起穿向三姨的耳朵。

三姨不再应答杨立的纠缠,杨立看三姨不说话了,干脆二手抓住三姨的右手就去握自己的阴茎,他不让三姨的手让开,而是自己的二手紧压着三姨的手在自己的阴茎上,杨立一面抱着三姨的手在自己的阴茎上,一面咬着三姨的耳朵:
“姐,摸我,帮我揉揉,我的鸡鸡硬的难过,帮我揉揉啦。”
当三姨的手不再躲闪时,杨立留下了自己的左手继续带着三姨的手在阴茎上套弄,右手则继续的探索进三姨运动裤的裏面。
这一次,三姨没有继续的阻挡他,他的手顺利的摸到了三角裤的腰带,然后再继续的往下摸到了阴阜的位置,这裏的裤子也是湿的,是从外面的运动裤一直的湿透到了裏面的三角裤。

杨立随着手上的潮湿感触一阵激动,小弟弟显然的也就跟着挑动,而三姨的手也随之抓握的紧了些,似乎想稳定小弟弟的挑动。
杨立将手缩回到了三角裤的裤腰处,提起了裤腰将手伸进了三角裤的裏面,就在裤腰的位置下,他已经摸到了三姨的阴毛。三姨没有任何的激烈反应,只是握着阴茎的手更紧了,眼睛似乎也闭的更紧了,二腿也夹的更用力了些。
三姨的阴毛略带点硬刺的手感,但是舒顺的很容易,毛不是很多,腹部的肌肤还是那麽的柔滑,杨立轻轻的在上面抚摸着。
然后他将手抚摸到了阴阜的位置,那儿的肌肤表面有点粘滑,是杨立的精液穿透立强大,不止是三角裤,而是连阴阜的表面肌肤都荫湿了。
杨立的手在阴阜上面尽情的揉抚着,用大拇指不停的按压着阴阜顶端的带状突起。三姨的手则只是紧紧的握着杨立的阴茎不动。
然后杨立用手指轻轻的挑开了阴阜的中间,他摸向了三姨的阴蒂,阴蒂正像他的阴茎一样的突立着,在阴蒂的内侧,杨立立刻摸到了裏面漫漫而湿滑的一片水液。
他再也忍不住了,一面激动的说着:“姐姐,好多水哦,我要抱抱”一面就起身,二手準备脱三姨的运动裤,三姨一面紧张的说:“不要这样”,一面也缩回手去抓住裤腰。
杨立看三姨去抓裤腰,就转去抓住裤脚向前推,同时将自己的肩膀顶在了三姨的右大腿下向上擡,嘴上还不停的嚷着:“姐姐,我要”。

三姨的腿被架在了杨立的肩膀上,杨立将三姨的右腿高高顶起,身体成了大侧卧的姿势,同时裤脚被推到了大腿根处,杨立的手将三角裤底向另一边拽开,露出了部分的阴阜。然后杨立将嘴靠上了阴阜,他大气的在被分开的阴阜上舔着还喘着,一面嘴上嚷着:“姐姐”“姐姐”。
他双手抱着三姨的那条被顶起的大腿,就站上了床垫,打算就这样的将自己的阴茎插进三姨的阴穴中。

三姨受不了这个姿势,她轻呼着:“放我下来”。
杨立顺从的放了三姨下来,三姨并没有再用手去抓裤腰,只是恨恨的说了一句:“你这个野蛮人”。
杨立没理会她,直接抓着运动裤的裤腰开始向下脱,三姨没有挪动的意思,杨立就自己去帮忙擡起三姨的屁股来脱下裤子。
运动裤脱下来了,三姨那动人的二条腿,从大腿根部一直到脚踝都裸露的呈现在了杨立的眼前,然后杨立又继续的脱掉了三姨的三角裤。
现在,三姨裸露的下半身已经都呈现在了杨立的眼前。

杨立用手开始轻抚着三姨的小腹,之后用舌头去顶小腹上的肚脐眼,再顺着阴毛一路的轻抚舔弄到阴蒂。三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只是闭着眼任由杨立抚摸舔弄,可是她的阴穴不会没反应,杨立在舔弄的时候,三姨的阴穴内,粘滑的水液也越来越多,杨立也同时给了她从小腹到阴阜外更多的贪婪口水,这使得三姨的阴阜内外就都是一片粘滑水漾。
杨立这时站起身来脱掉了自己的内裤,平躺在了三姨的身上,即使是三姨并着腿,裏外那麽多的粘滑水液,也让杨立的阴茎轻易的就挤进去了三姨的阴户裏面。
杨立,就这麽的让三姨并着腿,任由自己的阴茎亢奋的抽插着三姨的阴穴。而杨立的嘴,则已经被三姨的大奶奶给充满了,他这会没空说话。

三姨突然的开始用力的扭动屁股,杨立也知道自己的时间到了,立即直起身将三姨的二条大腿擡起来架在自己的肩膀上,然后用力弯身向前,压迫三姨的二条大腿向她的胸部靠近,让三姨的阴户完全的跷高展露开,自己的阴茎则尽情的急速向三姨的阴穴核心沖刺顶撞。

就是这麽的几下沖刺后,杨立的龟头停留在最可能的深度内,可以直接的感觉到龟头顶到了什麽,然后让自己的精液一阵阵的涌向那个顶到的东西上,三姨的二腿这时也用力的想挺直,嘴虽然是依然的紧闭着,但是从鼻子裏依然发出了低沉的哼声,杨立的阴茎同时也感觉到三姨的阴穴裏一阵阵的强烈收缩。

杨立终于放下了三姨的双腿,他躺在三姨的身上,一面用手指轻抚着三姨的头髮,一面让自己的阴茎继续的温存在三姨的阴穴裏,阴穴中也偶尔的还会传来短暂的收缩。

“姐,你真漂亮,妳的抱抱真舒服的,姐,我好喜欢妳。”
“我是三阿姨”
“那麽,三姨,你的穴穴真棒的,我好喜欢,“
“算了,你还想怎样?”

杨立没说话,竟然身子向后退,二手抱起三姨的屁股往上擡,脸就又埋到了三姨的大腿中间,开始舔弄三姨的阴穴,他一面强烈的发出啧啧的声音,还一面用舌头用力的挑拨着阴唇。
三姨一骨碌的坐起身来,
“可以了啦,我受不了啦。”
杨立依然死皮赖脸的靠上去,他跨开了腿伸平在三姨的腿下,坐在了三姨的对面,然后一手抱住了三姨的背后,一手反过来用手掌包着三姨的阴穴,同时说着:
“姐,这裏的水好多,都在向外淌啦。”
没等三姨回答,他就二手伸向了三姨的背后环抱住了三姨的下腰向自己靠,然后将三姨的阴穴对着自己的阴茎坐了下来。
三姨是怎麽个反应的,不知道,反正她最后是有擡起屁股,让阴穴坐在了阴茎的上面。

杨立一手扶着三姨的腰,一手抱着三姨的屁股开始磨墨,阴茎顶立在三姨的阴穴裏,也跟着做着环形动作,龟头不停的磨顶着三阿姨阴穴的深部,偶尔停下来时,杨立就要求三阿姨屁股向上擡一些,然后在三阿姨往下坐的同时,杨立的屁股就配合着往上顶,这时总会让三姨从喉咙裏发出沉重的“噢~”的呼声。

又是一阵顶撞磨墨之后,三姨再一次的双手用力的抱着杨立的肩膀,同时双腿用力的要夹紧杨立,杨立也赶紧用力的再上顶了几次后,就让阴茎顶着三姨的阴穴不动,在阴茎跳动着涌出精液的同时,三姨的阴穴又再次阵阵强烈的收缩着。

这次,三姨没有再说话,只是将头靠在了杨立的肩上,杨立也没多说话,只是简单的将三姨紧紧的抱着,杨立的阴茎就停留在三姨的阴穴中,享受着三姨阴穴裏的温暖和阴穴壁依然断续的收缩。

杨立就这样的抱着三姨坐着不动直到阴茎开始软下来,这时他轻柔的将三姨放平躺下来,三姨的阴穴没有了阴茎的封闭,洞口大开着,阴穴中夹着乳白色的水就直接的流淌出来,阴穴裏的水真多,一大滩的顺着三阿姨的阴穴口向着屁股沟蔓延开来,再流淌到床单上蔓延开成一大片。
杨立的下腹部,从阴毛丛、阴茎到鸟蛋,全都是粘糊一片的,他起身去了浴室,用莲蓬头大约的沖洗了一下,回到主卧室时,三姨还是同一个姿态的躺在那裏。
杨立看着三阿姨,他又连舔带吸的继续挑逗着三姨,从脸庞开始再一次的舔弄直到阴穴高地,三姨突然起身就去了浴室放水沐浴,然后裹着浴巾回到房间找内衣,再回去浴室换了内衣穿上另一套运动衫裤。

现在是杨立躺在了床上,小不点还熟睡着,三姨进了房间将他抱起来睡到客房的床铺上,然后又回到主卧室,指着杨立和床单说:
“起来,这是你干的好事,你去把它换下来,还得将床垫也弄干净”。
“姐姐,遵命”杨立答应的很爽快。
起身下床以后,他又走到了站在房门口的三姨前,抱起脸来就是一阵狂吻,三姨没拒绝但是也没张嘴,然后她推开了杨立:
“够了,去做你的事情吧”。
就在刚换好新的床单时,他老婆也按了门铃。

然后,杨立就多了个新的烦恼,不是怎麽去洗床单,而是怎麽让老婆再去参加聚餐?
广告
广告